第16章 周越挨揍了_混蛋总裁,我要和你离婚
泡泡中文 > 混蛋总裁,我要和你离婚 > 第16章 周越挨揍了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6章 周越挨揍了

 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精品提供的—《》第16章周越挨揍了

  魏琛心里不信周越的话。那个喜欢他喜欢到要命的冉惊语怎么可能会离婚?

  他冷笑着捡起离婚证,反复翻看着,“你以为你做个假证我就会相信?”

  周越简直要被魏琛气死。

  “我没骗你,不信你去问老爷子。”说罢,他不再搭理魏琛,提着冉惊语的行李箱,拽住冉惊语的手,扭头就走。

  从头到尾,冉惊语都没有再看魏琛,仿佛魏琛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。

  魏琛深邃眉眼中闪过一抹幽光,心下隐约有些不安。

  眼看着冉惊语的背影就要消失在眼前,他抬手紧紧拽住了冉惊语。

  “怎么?这么迫不及待就要和野男人在一起了?冉惊语,你怎么可以这么贱。

  你以为我会傻乎乎的让你给我戴绿帽子?”

  他目光落在两人紧握双手上,心里翻滚着怒火,对周越毫不客气,“把你的手拿开!周越!”

  眼看着两人又要吵起来,房间大门被人打开了。魏老爷子杵着拐杖站在门口,见魏琛不依不饶的模样,冷冷道:“阿琛,他真的已经和你离婚了。

  那离婚证是真的。”

  竟然是真的?

  魏琛心中刺痛,再见冉惊语无动于衷的冷淡模样,觉得不相信冉惊语是真的厌倦了他。这人要逃离他这个囚笼,飞往外面的海阔天空。

  “惊……惊语!”

  魏琛声音有些颤抖,带着一丝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惊慌,“为什么?”

  一直没有反应的冉惊语这次终于笑了。魏琛真是好大的脸,自己在外面养小三,还已经做好和小三结婚的打算,完全不顾及他的感受。

  如今怎么好意思厚着脸皮来问为什么?

  他轻轻地扯开魏琛拽着他的手,回眸平静的望着这个爱了多年的男人。

  “魏琛,我成全你和苏暖。你不是应该感到开心么?”

  他冷笑两声,不再看魏琛,终于和周越一起,踏出了这个禁锢他多年的地方。

  直到冉惊语的背影消失了半响,魏琛不可置信的站在原地。

  魏老爷子见他脸色铁青,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,一看就是气到极致的模样,颇为不解。

  “一直以来,都是你口口声声说你爱苏暖,想和苏暖结婚。

  我哪次不是依了你。好不容易把冉惊语赶走,你怎么还不开心?”

  魏琛仿佛听不见魏老爷子的话,只觉得胸口处传来刺骨的冷风。

  冉惊语走了,那个一直以来跟在他身边只为祈求一丝温暖的人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  他一点儿都不开心,只觉得心里空得厉害。仿佛有人徒手把他的心脏挖了出去。

  ……

  周越没让冉惊语找新的住处,直接把冉惊语带到了他名下最豪华名贵的别墅去。

  西未城的周大少简直就是珍贵的小金蛋。周越在周家呼风唤雨惯了,在冉惊语面前却怂得像个孙子。

  “惊,惊语……”

  吃完晚饭,陪着冉惊语消食完毕。周越扭捏得像个黄花大闺女。

  他手里拽着浴巾,脸蛋绯红,站在冉惊语面前讨好道:“时候不早了,惊语。我们快去洗澡吧。我可以帮你搓泡泡……”

  两人以前没少一起洗澡,冉惊语也没有多想。

  他望着周越比小番茄还红的脸颊,“越哥,你是不是病了,你脸好红……”

  在他心里,周越一直都是喜欢女人的。压根没把周越的脸红往自己身上联想。

  周越脸「腾」得一下红到了脖颈后面。只觉得手里的浴巾滚烫灼人。

  “我……我没事……”你待会儿可能会有事。

  周越心里越来越羞涩,越想越甜蜜,这些年他情欲淡泊,此刻已经在脑海里想入非非。哪知,房间大门忽然被人从外面突兀的打开,一身寒霜的冷峻男人站在门口,气氛蓦然凝重起来。

  男人目光先是看了一眼冉惊语,而后才落在脸蛋绯红的周越身上。

  这些年,周越身边的人谁不知道他有贼心没贼胆。真以为别人结婚了他就能为所欲为了?做啥梦呢!

  男人嗤笑一声,趁着周越还没反应过来,就把人扛了出去。

  “哎哟,卧槽!”

  周越挣扎着,“你他妈放开我!周知深,你还是不是我小叔了,怎么关键时刻这么拆我台。”

  高大威猛的男人并不说话,抬脚踹开隔壁房间,就把骂骂咧咧的周越丢到了沙发上。

  他仿佛现在才发现周越手里的东西,扯过来看了几眼,颇为烦躁的递到周越面前,“你到底打算做什么?

  周蠢越,你怎么就这么欠?人冉惊语肚子里还怀着孩子,那是你能碰的?”

  周越被踩到尾巴般,瞬间炸毛。他身子一蹦,坐了起来,“还给我。”

  周知深不仅没有还给周越,还抬手对着周越狠狠就是一巴掌。

  “嗷——”

  周越悲愤的叫了声,“你凭什么打我?”

  周知深没说话,粗壮的手臂拿过东西,一言不发的堵住了周越的嘴,丝毫不顾小孩流下了屈辱的泪。

  “凭什么?就凭我是你小叔。”

  周越太调皮,是周家所有人的心头宝。他历来无法无天,谁也不怕。就怕这个说翻脸就翻脸,说揍人就揍人的小叔。

  在被自家小叔修理的日子里,周越差点委屈的掉下眼泪。

  次日,周越去看冉惊语时,冉惊语明显发现他周越不太对。

  哪有人走路会捂着自己脸的?

  “越哥……”

  冉惊语欲言又止,见周越湿漉漉的好奇小眼神望了过来,干咳一声,低声道:“没事吧。”

  周越从冉惊语暧昧的眼神里看出一切,已经疲惫到不想解释。

  他能怎么说?告诉冉惊语,他小叔昨天辣手摧花,他被人给徒手打了?

  委屈,难受。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周越烦躁的揉着一头微卷的头发,泄气的这么回了句。他没忘记正事,把手里的文件递给冉惊语,“今天早上刚出的报纸,你看看。”

  冉惊语顺手接过,才看一眼,就愣住了。他纤细的手颤抖得厉害,脑海里闪过心碎的光芒。

  报纸上面是魏琛的他已经离婚的申明,还说出苏暖才是真爱,有和苏暖结婚的打算。

  “他动作倒是迅速。”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已经没了关系。

  他还想再说话,心脏却一阵痉挛,疼得他脸色发白。

  手里的报纸落在了地上。冉惊语失控的捂住胸口,大力呼吸几口,直直的倒在了周越怀里。

  “惊语!”

  周越惊得脸色发白,管家在一旁见情况不对,立刻叫来了家庭医生。

  “他怎么了?”

  家庭医生在周越担心冷漠的注视下,战战兢兢,“少爷,他就是受了点刺激,身体没问题。”

  “怎么会昏迷?”

  “身体弱……”医生解释了一大堆医学名词,奈何周越一个字听不懂。

  他愤怒的把人赶了出去,坐在床榻边拉着冉惊语的手,担忧又委屈的嘀咕,“惊语,你别吓我。你快点醒来好不好。”

  躺在床榻上的冉惊语面色苍白,一动不动。

  周知深听见动静过来时,周越委屈的告状,“小叔,家里的医生都是废物。”

  业界顶尖的医生都在他们家,哪里废物了?

  周越继续哭哭啼啼,“他们说的词语,我一个听不懂。”

  周知深:“……”

  怎么办,手痒了。又有揍人的冲动。

  他冷冷的看了周越一眼,“我听说,你之前和魏琛那个小情人做过心脏配型。”

  周越一惊,还没反应过来,紧接着又听见一句,“怎么?胆子越来越肥了?想用自己换冉惊语?

  苏暖那种货色,配用你的心脏?”

  冷汗从额头掉落,周越还没找到借口解释,就听见周知深下了死命令。

  “你若敢胡来!我就弄死冉惊语。”

  “小叔!”

  周知深冷冷挑眉,“你有种试试。”

  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ppzw9.com。泡泡中文手机版:https://m.ppzw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