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魏琛总是让他如此难过_混蛋总裁,我要和你离婚
泡泡中文 > 混蛋总裁,我要和你离婚 > 第22章 魏琛总是让他如此难过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2章 魏琛总是让他如此难过

 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精品提供的—《》第22章魏琛总是让他如此难过

  他捂着胸口,紧张的盯着周知深敞开的浴袍里透出的完美腹肌,臭不要脸的吞了吞口水。

  “小,小叔……怎么是你啊?”

  “周蠢越!”

  周知深眼眸幽深如同万年不化的寒冰。他抬手随意的拨动着自己垂在额前的碎发,懒洋洋道:“你是泰迪俯身了?是不是又欠收拾!”

  他这几个字说得慷锵有力,吓得周越条件反射的并拢双腿。混,混蛋。这么凶他做什么?他又不是流氓。

  “没……。”周越干咳一声,掩饰自己内心的慌张,然后羞涩的转移话题,“小叔,你怎么在惊语房间,他人呢!”

  “你还不死心?想给魏琛养娃?”

  “没……我这不是想让惊语给我敷药吗!”他害怕周知深要给他敷药趁机折腾他,在周知深还没有开口前,抢先道:“小叔,你这么尊贵,我是不会让你给我敷药的。万一我臭到你可怎么办?”

  “滚,他在隔壁。”

  等到周越拿着药膏欢喜的奔了出去,周知深才收回目光。炫彩夺目的水晶灯柔和了他原本凌冽俊美的面部轮廓,多了如梦似幻的美感。

  小兔崽子胆子真肥!不过,这是他家独苗苗,以后还是不要动不动揍他了。最后,他轻轻的碰了碰手上的戒指,脑海里蓦然闪过一个人的冷峻面容。

  已经五年了。

  他和那人分手,已经这么长时间了。

  “小混球。”

  ……

  周越到隔壁房间时,发现冉惊语刚洗完澡,和周知深一样,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就躺在床榻上看书。

  “惊语。”

  这次不会再有意外了吧!周越心里对即将到来的敷药充满了期待,“你可不可以帮我敷药。

  我摸不到我的伤。”

  冉惊语闻言,把手里的书轻轻合上,“你身材这么好,会摸不到?”

  摸得到,但是我敷药和你敷药,那感觉能一样吗?

  周越内心住着一个大色魔,圆润的眼睛盯着冉惊语修长的手,心里已经在脑补被这样一双手摸着会多么幸福。

  只是,冉惊语这次没能如他所愿,低头看着手机,为难道:“抱歉,越哥。我今天还得出去。”

  他洗得这么干净漂亮,特意用了符合魏琛口味的沐浴露,会去做什么一目了然。周越心里有些不甘和委屈,失落的垂下头。

  “你要去见魏琛?把自己送上门让他欺负?”

  周越从来都是宠着冉惊语,很少直白的剖析冉惊语和魏琛的关系,这次如此凌厉,反而让冉惊语有些愧疚。

  “对不起,越哥。我得去……”

  周越顾不得自己的小屁股还疼,紧紧拽住冉惊语的手,“我不允许。他到底用什么逼着你。惊语,我都可以给你……”

  “越哥……抱歉。”冉惊语最后还是挥开周越的手,一言不发的回了衣帽间换衣服。等到他所有的东西都换好,周越已经不再房间了。

  他叹息一声,只拿了手机就下了楼。

  魏琛的车已经停在别墅外面许久。等到冉惊语上了车,他才关了音乐,顺手点燃了一支烟。

  冉惊语微微蹙眉,不知魏琛在他面前抽烟是何意,只能尽力远离。

  魏琛发现他的小动作,抬手摁点烟,这才烦躁道:“你父亲这周不太好,住在疗养院里用了不少新研究的药。

  你以前也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,应该明白,那些新药有多贵。”

  冉惊语双手不安的绞紧。他摸不准魏琛到底是什么意思,不敢胡乱猜测,只得乖乖坐着。

  魏家拥有一个强大到足够垄断国际的制药工厂,和政府部门也有合作。只是,他们私下也会研究各种各样的药物。

  冉惊语的父亲身体是健康的,只是精神受了刺激,很不稳定,需要那药稳定情绪。

  魏氏出场的药几乎没有副作用,所以冉惊语很放心。

  他当然知道那些药有多贵了!

  “魏琛,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  魏琛凝眸看着冉惊语那张苍白的脸,扭开头,冷冷道:“实验室最近新研发了一种药品,需要人试药。

  只要你试药,我就会让你父亲继续待在疗养院里。

  而且,那药不只是西未城在做,亚特兰蒂斯,江中,龙城,以及京都,都有人在做。”

  “可是,会把自己曾经的爱人送进实验室的,恐怕只有你!”

  冉惊语心痛到极点,手紧紧拽住一旁的安全带,想反抗,想拒绝,却又在想到自己父亲的那一瞬间,软了心肠。

  “你错了,龙城的陆家家主,也把直接的爱人送去做过实验。

  只是测试药物在你身体的反应。不会有问题。”

  “为什么偏偏是我?”

  冉惊语眼眶绯红,望着魏琛,“那么多人,你为什么偏偏找我去?”

  “暖暖的建议,我必定会遵守。”

  又是苏暖。

  冉惊语失控的捂住胸口,却发现他这一辈子活得如此卑微窝囊,甚至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。在魏琛眼里,他到底是什么?时至今日,他和魏琛已经落到这种地步了吗!

  “你爱他爱到,要把我送进实验室吗?魏琛,原来,你真的是没有心的。”

  即便冉惊语再抗拒,再绝望,也没有选择的权利。当天夜里,他就被魏琛秘密带进了实验基地。

  西未城的魏家,和龙城的陆家,都有自己的队专家专门研究这些。冉惊语进去时,才发现魏家和龙城那边对接上,无数信息都在互通。

  而魏琛让冉惊语试的药,不会影响人的身体,甚至感觉不到痛楚。

  只是时间久了,人的反应会变慢,甚至像痴傻一般。

  夜里身体肌能比不上白天,专家建议隔天再进行实验。

  然而冉惊语必须留在这里。

  他见魏琛转身要走,急急忙忙拉住了魏琛的手,语气近乎哀求。

  “魏琛,若……若实验做完了,你可不可以让我见见父亲。

  我已经快三年没有见过他了。”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ppzw9.com。泡泡中文手机版:https://m.ppzw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