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琛哥哥,救救我,我好疼_混蛋总裁,我要和你离婚
泡泡中文 > 混蛋总裁,我要和你离婚 > 第24章 琛哥哥,救救我,我好疼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4章 琛哥哥,救救我,我好疼

 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精品提供的—《》第24章琛哥哥,救救我,我好疼

  “冉惊语,不听话的宠物会受到惩罚。”魏琛声音冷得异常可怕,仿佛千年寒冰。他忽视了冉惊语眼角通红的模样,低头在冉惊语脸颊狠狠亲了一口。

  霎时,冉惊语惊得身体僵直。他惊恐的睁大眼睛。

  “魏琛……”冉惊语紧紧捏住衣袖,“我才做了实验,会影响数据。”

  他是在撒谎,然而魏琛却停在了手上的动作,不可置信的看着他。

  “什么时候注射的?”

  看来实验基地里面的情况不会全部汇报给魏琛。冉惊语松了一口气,忐忑着撒谎,“就,就在前几天。

  医生说了,这段时间要修养。时刻观察数据。”

  他拉住魏琛的手,故意露出自己输送营养液留下的伤口,让魏琛不得不相信。

  “是么?”

  魏琛声音很轻,慢条斯理的抚摸着冉惊语苍白的脸颊,在冉惊语闪躲的目光中,低声道:“做实验,疼么?”

  冉惊语呼吸一窒,却不敢奢求魏琛这是关心他,轻声道:“不疼,没什么感觉……”

  他话音刚落,魏琛就狠狠看着他。

  “冉惊语,你胆子不小,已经学会在我面前撒谎了。

  我告诉你,那种药物注射进去,最开始会痛不欲生。”

  “魏琛……”

  冉惊语力气没有魏琛大,然而此刻,他顾不得躲避,只愣愣的看着魏琛,眼角噙着泪,“你早就知道实验会很疼?还故意送我过来?”

  魏琛冷笑,“你能有多疼?有我当初知道你的背叛时疼么!”

  冉惊语没再吭声,疲惫又绝望的闭上眼睛。

  所有哀求委屈都被他吞进肚子里。

  冉惊语再醒来时,是在实验室的休息室。空荡荡的房间里放着电视。声音很小,不会吵到他。

  他想坐起身,发现在手术室。

  冉惊语瞳孔猛缩,剧烈的挣扎起来。听见动静的护士急急忙忙推开门进来了。

  “你别动!”

  护士温柔的安抚冉惊语,“这些都是进行实验的正常程序。不会伤害你的,别怕。

  你现在这样挣扎,反而会擦破手腕脚腕。”

  “什么实验?上次医生不是说适合我实验的方案还没有整理出来吗?”

  护士表情有些为难,“是……是家主要求立刻给你做的。也不知道你到底哪里得罪了他。”

  冉惊语挣扎的动作停了下来,仿佛有人拿着针在反复扎着他的心脏。原来都是魏琛安排的……

  “护士……”冉惊语眼神带着一抹悲哀,“那个药,会伤害到肚子里的宝宝吗?”

  “这倒是不会。只是,你的身体会特别疼。”

  冉惊语是下午被推进实验室的。隔着玻璃窗,他能看见魏琛冷着脸站在实验基地的走廊里居高临下的看着他。

  那人双手抱胸,冷峻的容颜是世间少有的俊美。冉惊语忽然无法把这个残忍的魏琛和他喜欢的那个少年联系起来。

  当初若没有一见钟情,他如今应该会更加快乐,而不是这么痛苦。

  冉惊语愣愣的盯着魏琛,任由绝望悲哀的眼泪流下。片刻后,他看见走廊里又来了一人。

  那人亲密的挽住魏琛的手臂,仿佛在和他炫耀。

  他做实验,竟然连苏暖也来了。

  冉惊语望着他们二人紧紧挽在一起的胳膊,又愣愣的看着魏琛。他像是有许多话要说,最后却只是疲惫的闭上了眼睛。

  也连带着闭上了那个痴痴傻傻爱着魏琛多年的心脏。

  眼睛看不见,触感却更加敏锐。冉惊语很快就感受到冰冷的液体注射进他的手臂,最初的疼感过后,身体并无其他不适。

  他松了一口气,却在下一刻,猛烈得像是要把灵魂拽出的痛感从四肢百骸传来。

  唯有腹部安然无恙。

  身体其他部位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爬,又痛又痒。

  怪不得想把他四肢禁锢住。若非如此,他恐怕早就疼得在地上打滚了。

  冉惊语双手紧握成拳,手背上青筋暴起,额头全是冷汗。

  他身上宽松的衣衫被冷汗浸湿,不仅如此,身体很快又传来让他哆嗦的冰冷感觉。

  “啊——”

  冉惊语痛到迷糊了,嘴里颠三倒四叫着魏琛。

  “琛哥哥,救救我,我好疼……琛哥哥……”

  他一遍一遍胡乱叫着,甚至叫出了许久没有给称呼过的名字。

  走廊里的魏琛面色骤变,甩开苏暖的手,想推开门去实验室,却被一旁的苏暖眼疾手快的拽住手。

  “阿琛,你不能进去。那是实验室,你又没有消毒!”

  魏琛指尖狠狠攥入掌心,目光凶狠的盯着实验室里安静套着的冉惊语,眼睛通红。

  这人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称呼过他了。上一次这么称呼他,还是结婚当天夜里,他亲他的时候。

  自那以后,这人每次受了委屈都强自忍耐,从来不会说出口。

  他心里无比苦涩,却又涌上无限痛苦。他和这人约定好了的,只要他一叫「琛哥哥」,无论他们有多么大的误会,委屈,他都会原谅他。

  被苏暖这么一拉,一耽搁,魏琛最后还是进去。冉惊语已经疼得脑袋乱成一团浆糊。

  他泪眼朦胧的睁开眼睛,又看了魏琛一眼,眼泪忽然像是不要钱一般,疯狂的掉落下来。

  “琛哥哥……”他喃喃的重复起这个暧昧亲密的称呼,仿佛发现什么好笑的笑话,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  这人早就不是他的琛哥哥的,他怎么还会叫出这个称呼。

  冉惊语,你怎么这么不要脸。

  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ppzw9.com。泡泡中文手机版:https://m.ppzw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