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章 恨他,也想亲他_混蛋总裁,我要和你离婚
泡泡中文 > 混蛋总裁,我要和你离婚 > 第26章 恨他,也想亲他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6章 恨他,也想亲他

 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精品提供的—《》第26章恨他,也想亲他

  房间隔音效果很好,冉惊语前后叫了许久,蜷缩在角落里,可怜巴巴的冉染也没有反应。

  明明已经四十岁的男人了,冉惊语的父亲依旧漂亮年轻得不像话。若是和冉惊语站在一起,不知情的人只会认为冉染是冉惊语的哥哥,而不是父亲。

  冉惊语声音喑哑,见那小小一团没有反应,心中涌动着强烈的恨意。

  他明明已经按着魏琛吩咐那样做了,乖乖陪他睡,任劳任怨做实验,在疼再苦也没有退缩,这人怎么能这样对他。

  有什么问题朝着他招呼就好了,何必针对他的父亲。

  “你快回去吧!”跟着冉惊语过来的护士见他神情恍惚,凑在了耳边低声道:“家主过来了,见你没在房间,发了很大的脾气。”

  见冉惊语不说话,护士跺跺脚,连拖带拽的拉着冉惊语回去了。

  他们二人到病房外时,走廊里已经站满了保镖。见冉惊语过来,立刻有人抬手推开了房间大门。

  “家主在等您!”

  冉惊语似乎没有听出保镖言语中的颤动,浑浑噩噩的进了房间。他脚步踉跄,还未站稳,就听见病房大门被紧紧关上。

  心里的不安逐渐扩大。冉惊语苍白着脸抬眸,就看见魏琛端坐在沙发上,手里还拿着一根针管,冷冷的望着他。

  明明就是这人辜负了他,天天欺负他,把他送来做实验,疼爱白月光!怎么在魏琛眼里,好像他才是什么负心汉?

  “魏琛,你言而不信。”

  他顾不得思考自己会得到多么残忍的对待,冷冷道:“你答应过我,会好好对父亲的。”

  “那你应该也知道,这一切的前提是建立在他听话的基础上。

  你父亲不听管教,我让保镖教训教训他又如何?

  冉惊语,你如今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。我上次已经警告过你,不许去见他。

  你再三忤逆我,就得承受代价。”

  他这句话刚说完,冉惊语的身体就直直的倒在了柔软的地面。

  冉惊语瞳孔猛缩,“魏琛,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  直到此刻,魏琛才屈尊降贵的站起身。他走到冉惊语面前,抬手狠狠踩着冉惊语的柔软的手背,居高临下道:“慌什么?死不了!”

  剧烈的疼痛从手背传出。冉惊语惊慌的挣扎着,却只迎来魏琛更加冷漠恶毒的践踏。

  不过片刻,他就看见自己的手背流下鲜血。

  冉惊语这才发现魏琛竟然穿着钉鞋。怪不得他这么疼……

  “魏琛……”

  冉惊语眼眶通红,倔强的没有求饶,依旧只顾着冉染,“你到底怎样才会放过父亲?”

  “若我放了他,你不是更加不会听话了!”魏琛再次狠狠使劲,直接划破了冉惊语的手背。一条狰狞的伤口出现,鲜血疯狂的涌出。

  冉惊语像是感受不到疼,愣愣的看着魏琛脚上那双钉鞋。

  这人留给他的,永远都是痛苦。

  “我会听话的!”他疼得灵魂都颤栗起来,依旧倔强的哀求,“魏琛,求求你……你放过他好不好……魏琛……”

  魏琛冷笑着望着他,抬脚又踩住冉惊语另一只手背。直到把冉惊语两只手都弄得残破不堪,他才停下动作,蹲下身,把手里针管里的液体撒在冉惊语的伤口上。

  那种疼,已经越来用言语形容。倔强如冉惊语,也在液体到达伤口的一瞬间,发出剧烈的痛呼。

  他的尊严,他的一切,都被魏琛狠狠踩在脚下。

  眼泪无声的从冉惊语眼角滑落。他像是一个小丑,悲哀的躺在柔软的地毯上,任由魏琛欺负折辱。

  痛到最后,他连哀求呼喊也无法发出。

  “魏,魏琛……”他嘴唇哆嗦着,身体痉挛,仿佛下一刻就会晕厥。

  “你留着父亲,不也是为了折辱我么!既然你无论如何也不会满意,我就用我这条命换他自由如何……”

  魏琛既然这么恨他,他若死了,这人不就可以放心了吗?

  本以为魏琛听见他这句话会开心,谁知,魏琛听见这句话,抬手就狠狠给了他一巴掌。

  “你想死?”魏琛心里怪异的不舒服,冷笑道:“你以为能有这样的好事?”

  他那一巴掌极其用力,不仅让冉惊语脸颊迅速肿了起来,还让冉惊语耳内嗡鸣一片。

  疼……

  浑身都疼。甚至比那些日子做实验,被迫注射液体的时候还要疼。

  “魏琛……”

  冉惊语痛苦的咳嗽几声,“你有本事就杀了我。否则,终有一天,我会……”

  他话还没有说话,魏琛就狠狠的扼住了他的下巴,“闭嘴!冉惊语,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。”

  魏琛心中涌动着无数怒气。他再也顾不得其他,对着冉惊语冰冷的唇就狠狠的吻了上去。

  冉惊语身体疼得厉害,却还是鼓足力气狠狠咬破了魏琛的舌头。

  他不留余地,血腥味瞬间就在两人嘴里蔓延。魏琛面色骤冷,没再动手打他,只是让护士进来把冉惊语送进了实验室。

  痛苦的尽头还是痛苦,绝望的尽头依旧是深渊。

  冉惊语是在昏迷中做的实验,再醒来,却发现他坐在轮椅上。

  主治医生和护士不断在给他调整轮椅的高度。两人态度认真,没有发现他已经醒来,小声讨论着,“家主也太狠了。这人身体都这么弱了,肚子里还怀着身孕,怎么就舍得……”

  主治医生这些年见过无数大场面,见面狠狠拍了拍护士的脑袋,“别乱说话。家主做的决定哪里轮得到我们质疑。

  你可当心点,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

  冉惊语不愿偷听他们的对话,垂眸望着自己的双腿,“我的腿怎么了?”

  主治医生和护士都没有想他会在这个时候醒过来,闻言老实交代,“实验后遗症,应该一周内就有知觉了,别担心。”

  冉惊语轻轻的用缠着纱布的手抚摸着自己的双腿,露出一抹绝望难过的笑容,“魏琛是害怕我逃跑,故意让你们给我注射了让肌肉疲软的试剂吧!

  也就他……会费尽心思折辱我。”

  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ppzw9.com。泡泡中文手机版:https://m.ppzw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