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2章 这是惩罚吗_混蛋总裁,我要和你离婚
泡泡中文 > 混蛋总裁,我要和你离婚 > 第32章 这是惩罚吗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32章 这是惩罚吗

  您现在阅读的是由精品提供的—《》第32章这是惩罚吗

  魏琛压根没有听清楚他嘟囔的话语,捏着冉惊语的下巴,像是在保证,“明天我会让最好的医生给你治疗。接下来的一段时间,只要你乖乖听话,时机一到,我就让你见到。”

  魏琛最爱做的,就是用冉惊语的软肋威胁他,折腾他。

  冉惊语没说话,似乎默认了。他才住了手术,魏琛却不放心把他一个人丢在医院,三天后就让管家张罗着接他出院。

  出院那天,西未城下着很大的雨。冉惊语一路望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,整个人陷入了难以言喻的悲伤中。

  魏琛一直坐在他身边,沉默着望着他。下车时,魏琛试图抬手抱住冉惊语,冉惊语却惊慌的瑟缩了下。

  以前他也很怕魏琛,却从未如此直白畏惧。如今,他甚至不再与魏琛对视。冉惊语害怕魏琛看见他眼眸里的恨意。

  他依旧回到之前的别墅居住,唯一的区别就是。以前魏琛是住在隔壁,如今魏琛搬过来居住了。

  似乎害怕他出事,或者想不开自杀,房间里面一个尖锐的物品都没有。之前放在卧室里的桌子已经全部换成了圆桌。

  甚至,整个卧室连一个镜子都没有,浴室里的镜子都被人换走了。

  “魏琛……”

  冉惊语抬手抚摸着浴室光滑的墙壁,低声道:“你是不是过来监视我的。你说得对,我还有父亲,我不会这么想不开。你去隔壁别墅住吧。

  我一个人,也可以的。”

  然而,魏琛闻言只是温柔的抱起了他,把他放在了床榻边。

  冉惊语不会反抗,不哭不闹,乖乖的。魏琛对他做什么,他都听之任之。

  明明他这么乖巧,魏琛心里却仿佛被人用挣一般疼。这不是疼想要的。

  “下周要就让你父亲过来看你。”

  闻言,冉惊语眼眸一动,终于有了反应。他手无措的捏着衣角,良久,像是下定决心般,低声提出一个要求,“我,我可以单独见他吗?”

  魏琛眼眸一荡,应了。

  “只要医生说你身体恢复得足够健康。”

  后面的日子,冉惊语每天按时吃药,按时吃饭。他身体还是不能剧烈运动,魏琛也不让他出远门,他干脆每天都在房间里走动。

  直到这日,他在阳台上晒太阳时,看见有小皮卡开进了隔壁别墅。他在别墅二楼,恰好可以看见皮卡上陆陆续续搬下来的东西。

  都是婴儿用品。

  还有可爱的婴儿车,满满当当。他看见佣人出来拿了几圈,才把东西全部抱进去。

  而那个抢了他爱人,也会抢走他少夫人名头的苏暖,就站在别墅一楼的大门口,耀武扬威的看着他。

  冉惊语指尖狠狠攥进手掌,一个疯狂的念头在心底升起。

  然而,不过片刻,又消退下去。

  苏暖肚子里的宝宝,应该是魏琛的孩子吧。那人已经失去了一个宝宝,即便他从不承认那个孩子的存在。

  他怎么能够心狠手辣,期盼苏暖的肚子里的孩子也出事呢。

  冉惊语最后还是下了楼。他没让管家跟在他身后,独自一人去了隔壁别墅。

  苏暖看见他过来,故意撑着腰,耀武扬威的走到他面前,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。

  “听说你肚子里的孩子没了?真是遗憾啊!”

  他嘴里说着遗憾,面上却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。

  冉惊语仿佛没听明白他的嘲讽,依旧直勾勾的盯着他的肚子。

  苏暖面色一沉,见冉惊语精神恍惚,明白此刻正是好时机,故意大力拽住冉惊语的手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放去。

  “你是不是很想摸摸我的肚子……”苏暖见冉惊语剧烈挣扎,低声道:“冉惊语,我知道你恨我,可是这也是魏琛的孩子……”

  他见冉惊语果真愣住,手呆呆的没了动作,这才故意大力往后边倒去。

  同一时刻,别墅上空传来他刺耳的质问声,“冉惊语,你怎么可以这么狠,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……”

  冉惊语愣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,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,就看见别墅里忽然涌现出许多人。

  魏琛在,魏老爷子也在……还有许多许多他叫不出名字的佣人。大家都像是看一个罪人一般看着他。

  冉惊语望着魏琛,脸色惨白,嘴唇哆嗦着想解释,触及到魏琛失望的眼神,他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  “你看看你做的好事!冉惊语,我魏家怎么会招惹上你这样的贱/货。”

  不堪的辱骂声从老爷子嘴里吐出。他愤恨的看着冉惊语,又焦心的看着倒在地上的苏暖。

  魏琛率先反应过来,弯身去抱苏暖。冉惊语这才回过神,想跟着上去,却被魏琛冷冷推开。

  冷冽的目光落在冉惊语身上,刺得他遍体生寒,“回去。这笔帐我回头再和你算。”

  冉惊语身体一僵,脚步踉跄着站在一旁,一颗心慢慢沉了下去。

  最后,他看见苏暖躺过的位置有刺目的鲜血。

  他发现他对于方才的事情没有任何印象,只记得,苏暖大腿两侧都被鲜血染红了。

  那么多那么多血,不要命的从那人身体里面流出来。

  冉惊语心里有个直觉,那个孩子肯定保不住了。

  魏琛半夜才从医院回来。他推开冉惊语房间的大门时,冉惊语还没有睡觉,双手抱住自己的双腿,蜷缩成一团,缩在床榻里。

  听见开门声,他愣愣的抬头,直勾勾的看着魏琛。

  魏琛仿佛明白他的眼神,坐在床榻边,冷冷的抚摸着冉惊语苍白的脸颊,凑在他耳边低声道:“孩子没了。”

  冉惊语身体颤抖了下,紧接着却感觉到魏琛把他抱进了怀里,一声亲昵如同情人呢喃的话语在他耳边响起,“对不起……”

  对不起?魏琛为什么要给他道歉。魏琛不是应该惩罚他吗?

  冉惊语还没想明白,一股剧痛就从掌心传来。他不可置信的抬眸,就看见魏琛划伤了他手掌心。

  冉惊语忽然痴痴的笑了。

  “魏琛,这是惩罚吗?”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ppzw9.com。泡泡中文手机版:https://m.ppzw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