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画_太子的外室美人
泡泡中文 > 太子的外室美人 > 第27章 画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7章 画

  “这画的是谁?”

  静谧柔光透过半开的窗牖洒进来,映在少女玲珑面颊,那肤质剔透温腻,颊侧细小绒毛被日色镀上一层半透明的金。

  裴策低头,在她额角浅浅啄了啄:“想什么这样出神?”

  江音晚抬头,凝视他的俊朗轮廓,那个隽秀单薄的少年,已经长成了冷峻清贵的男人,高坐东宫。而世事颠沛,自己竟成了他豢养于私宅的雀鸟。

  她轻轻摇一摇头:“没什么,想起一些旧事罢了。”

  裴策捕捉到她眼底怅然,只能猜测是见到潋儿,让她又想起侯府变故。

  他的指腹顺着江音晚眼尾晕开的那抹红,移到她微湿的鬓边,捋着几绺碎发,神色微沉:“是孤思虑不周,想让你见到故人宽心些,反而勾起你的伤心事了。”

  江音晚小心凝着他的面色,又摇了摇头,乖顺倚在男人臂弯里,扯起柔婉的笑:“音晚很开心,多谢殿下费心。”梨涡浅浅,若隐若现。

  裴策捏住她的下巴,薄唇在她雪颊边贴了贴,再问她:“今日身上觉得如何?要不要再召太医来看看?”

  江音晚轻轻答:“不必麻烦了。”

  她小日子中比平日更畏寒。然而寝屋四壁夹墙埋有火道,本就温暖,紫貂绒毯裹身,加上汤婆子捂着,此刻也觉出了微微的热。

  露在外头的那一截玉颈,隐隐泛出黏糊的汗意。实际并无汗滴流下,只烘出她身上幽香,如玉蕊清甜。

  江音晚自己并不能闻见,只觉得闷闷的难受。隐在貂绒毯面下的手,揪着绒毯轻轻往下扯了扯,想要再凉快些。

  绒毯将要滑下去时,却被男人修长玉白的手摁在了肩头。裴策淡淡道一句:“听话,别受凉了。”

  江音晚樱唇微微嗫嚅了一下,几乎是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音量:“可是我觉得热了。”

  裴策也不知有没有听见,并未理会她。只无言凑近,将轮廓俊逸的下颌轻轻抵在她的肩窝,高鼻薄唇贴着那截皓质玉颈。

  男人的鼻息轻洒在颈上,江音晚觉得微汗的颈间更加潮黏,颇不自在地挣了挣:“殿下,我出汗了。”

  裴策恍若未闻,静默不动,片晌后,甚至轻轻那截粉颈上啄吻了一记。眼见江音晚双眸圆睁,惶然望着他,似有些受到惊吓,才终于放开她。

  裴策起身往外走去,片刻后手上握了热巾帕回来,替她擦了擦肩颈几无实质的薄汗。随后将人打横抱起,放回到拔步床上,不让她继续在窗下吹风。

  江音晚的信期一贯不准,且每回持续长短不一。这一回过了七八日仍未尽。裴策对此并不甚懂,却也知道不对,几度传罗太医来。

  江音晚躺在罗帐之内,听着裴策对太医就这些私密事仔细盘问,雪颊绯红,埋头进衾被里。

  罗太医隔着帷幔,亦察觉到太子情绪不善,然而他心中十分冤屈。姑娘信期种种症状,皆是因中气不足、阳微阴弦的内症而外发,只能长期调养着。

  江音晚闷在锦衾中,直到外头没了罗太医回话的声响,依旧不肯出来。

  裴策蹙了眉,一手扯下衾被,将那张薄红的小脸露出来:“这是做什么,也不怕闷坏了?”

  江音晚两颊轻轻鼓了鼓,不知道如何言说,只能仰面望着他,杏眸盈盈,衾被下的纤指慢慢探出来,勾了勾他的袖摆,小猫挠似的。

  裴策亦像抚摸狸奴那般,抚着她的发:“以后都要听太医的话,仔细调理,乖乖喝药,饮食上也要留心,性寒的食物都需忌口。”

  江音晚对于苦药实在发憷,且被叮嘱不能在服用这些药后吃蜜饯甜食,但她知道此事没有商量余地,只能点一点头。

  长安城下今冬第三场雪的时候,江音晚在归澜院的书房里,静静画着一幅梅。

  江音晚的父亲曾是国子监教书讲经的夫子,风雅自在。对女儿的教育,并不局限于女红刺绣、《女则》《女训》。琴棋书画,只要江音晚有兴趣,他或亲自教授,或另请先生。

  江景行的书画在长安皆有名气,江音晚不说得其父真传,总归学到了六七分。

  紫檀黑漆花蝶纹书案上,置着一支青玉镂雕梅竹纹的香筒。香料置于其中,几缕温沁香气便从筒壁镂空雕纹中缓缓散出来。

  惠安沉香并檀香碾碎,琥珀研粉,掺入少许枣花蜜,其香清幽,历久而甘,是江音晚这几日同潋儿调配的香方。

  潋儿回到她身边后,江音晚慢慢捡起了从前在闺中的一些闲情逸致。

  种种名贵香料,譬如椒、兰、沉、檀等,在宅中是从来不缺的。周序知道姑娘对调香有了兴致,又殷勤搜罗来全套精致的制香器具。

  江音晚在宅中琐碎日常,全数呈报于东宫。前段时日她整日恹恹的闲着,裴策便差人送来各色话本游记供她解闷。知道她突然摆弄起这些,又差人寻了几份珍贵的古香方送来。香满路言情声明:本站所收录作品收集于互联网,如发现侵犯你权益小说、违背法律的小说,请立即通知我们删除。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ppzw9.com。泡泡中文手机版:https://m.ppzw9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